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网站地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史话
     
 
 
     
 
网站信息查询
 
 
 
学校资料报送 年鉴资料报送
修志材料报送 丛刊约稿
我的母校友谊小学
点击次数: 作者: 王秀山

     1959年至1965年,我在海淀区友谊小学度过了6年小学时光。

    1949年,共和国定都北京后,在公主坟以西陆续建起了军事机关大院,由东向西依次是空军、海军、总后、后勤学院、通信兵、工程兵、炮兵、装甲兵、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铁道兵、政治学院等。五十年代末,为了解决这些军事大院子弟的上学问题,一些军事机关联合办起了子弟学校。友谊小学就是工程兵机关和装甲兵机关联合办的子弟小学。可能是两家联合办学,故取名友谊

    友谊小学位于海淀区沙窝,如同这个地名一样,当年这里还比较偏僻荒凉,除周围几个军事机关大院外,基本上没有居民小区。周边有不少农田菜地。当年这一片属海淀区玉渊潭人民公社沙窝大队。小学对面的沙窝村是一片居民、农民混居的平房区。学校门前的马路叫太平路,这条马路上行驶的唯一一条公交线路是由展览路开往丰台路口的35路(后为335路)。学校所在的这一站叫沙窝村。当年这里地处西郊,远没有现在繁华,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农民赶着大牲畜拉的马车,偶尔还有骆驼队经过,骆驼队带着悠扬的驼铃声,神秘而古老……

    小学的东边是在1964年前后建起的太平路中学,我们习惯称它太中,现在还在。南边是西郊苗圃,种植了许多花木,现在已经不在了。西边一墙之隔的是1964年前后建起的培英小学,当时这所小学也是一所军队子弟学校,是炮兵和总医院合建的,现在还在并且规模大了许多。每到放学,校门外总会聚集众多接孩子的家长。

    小学校园不大,东侧是一座二层的教学楼,典型的中式大屋顶建筑。内部格局是中间为宽敞的通道,两边是宽大明亮的教室。西侧是操场。操场北侧有一排平房,音乐教室在平房最东边的房间——这里时常传出悠扬的琴声和同学们的歌声。操场西侧靠近西围墙有一排体育器械,当年我们最爱玩的有打秋千和转伞。打秋千男孩女孩都爱玩,最高技艺是打平,即打成90°,这是需要一点胆量的。而玩转伞就是男孩子的专利了,转伞是一个伞状的高大器械,顶部的伞可以旋转,伞的周边有若干条粗绳垂下,绳的下端距地面50厘米左右,是个环形的绳套,玩的时候把绳套套在大腿上,利用伞旋转的离心力,加之每个人的助跑,可以有短暂的飞翔的感觉,紧张而刺激。每到课余,男孩子都会疯抢绳套,潇洒一会儿。不过大家心照不宣,每人转上几圈就会自觉地让给下一拨同学,保证大家都能玩上。这种体育器械,这些年已很少见到了。

    由于学校是军事机关办的子弟小学,所以建校初期,校领导和一些教职工都是两个军事机关派来的军人,穿着军装佩戴着军衔,很是威武。我清楚地记得,校长叫张辅能,是来自工程兵的一位少校军官。听父亲说,他是工程兵机关文化处的副处长。副校长叫杨耀南,是来自装甲兵机关的一位大尉军官。三年级的数学老师是位中尉军官,姓张。还有一些,姓名记不得了。到1964年前后,按当时政策,军队子弟学校陆续移交给地方,这些军人也陆续转业成了学校的教职工。

    小学的教师除两个军事机关派来的军人外,还有一些是军人家属。到1964年前后,来了一些师范学校分配来的学生。清楚记得,我四年级至六年级的班主任叫蒋甲玲,是军人家属,一位白皙的南方少妇。她可能是随军到了北方。一年冬天,北京下了一场大雪,她惊讶得不得了,说是有生第一次见到雪。数学老师叫汪学似,是位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中年女性。体育老师姓段,是由体育师范学校分配而来的一位健壮的小伙子。还有教常识课的庞久丽老师等。

    那时每个年级有两个班,一班都来自装甲兵大院,我们称为装司(装甲兵司令部)的。二班都来自工程兵大院,我们称为工司(工程兵司令部)的。工司又分工程兵设计院,我们简称设计院的。我家属于设计院,住太平路24号院。

    小学的六年时光,留下了难忘的记忆,虽然已过去半个多世纪,我至今还记得班上大多数同学的名字。男同学有:严卫国、段铁鹰、李布、王宁、严明人、冯炎宁、庞永进、宋建农、柴小革、高新安、王开军、王小雁、黄明明等。女同学有:王宜林、王民华、李枚佳、李东海、洪小平、赵沙沙、吕京生、边沙沙、谢安娜、宋东平、于六一、李燕鸽、赵允利、华豫伟、雷燕捷、任素卿、王代丽、郭建林等。

    少年时代,纯真稚嫩。小学的生活无忧无虑,充满阳光,令人回味。其中一些经历,印象深刻,留在记忆里难以磨灭。

    196335日,毛泽东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全国掀起了学习雷锋的热潮,我们当时作为少先队员,也积极投身其中。我们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我们要做雷锋式的好少年》、《接过雷锋的枪》等歌曲,认真学习雷锋日记中的闪光语言,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用雷锋精神激励自己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积极做好人好事。我们每天都帮助学校的保洁工打扫卫生,甚至在上学的路上观察有没有老人过马路需要搀扶。学习雷锋活动的开展,使少年的我们有了成长的榜样,对于我们这些还是一张白纸的孩子的世界观形成,打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领袖号召的巨大感召力,全国上下立即行动的热情,社会风气为之一新、精神面貌为之一振的局面,至今难忘。

    另一件记忆犹新的经历是见到孙敬修老爷爷,听他老人家给我们讲故事。小学时代,还没有电视机,听广播是我们的一大乐事。特别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节目,每天准时听。嗒嘀嗒、嗒嘀嗒,小喇叭开始广播啦!随着熟悉的节目开头曲,我们立刻被带入到少儿的精神乐园。我们特别爱听这个节目中的孙敬修爷爷讲故事,他那独特的嗓音,亲切的话语,引人入胜,百听不厌。三年级的一天,学校在装甲兵机关大院礼堂集合,校长激动地宣布:今天我们请到孙敬修爷爷给我们讲故事!同学们顿时欢呼雀跃。孙敬修爷爷是一位健硕的老人,步履矫健。当他对着麦克风说:小朋友们,你们好!啊!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种声音平日里只在收音机里听到过,如今,不仅闻其声,还见其人,真是喜出望外。那天孙敬修老爷爷一口气为我们讲了两个故事。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但孙敬修老爷爷慈祥的面容,富有磁性的声音,仍清晰地留在脑海里。

    再有一件事记忆深刻。一天,我们正在上课,突然校长领着三四位陌生人走进教室,校长与当课老师耳语了一番后,三四位陌生人逐个打量起我们每个学生,并出了几道简单的问答题让几个同学起立做答,随后这几个人神秘地离开了教室。之后,老师才揭开谜底,是电影厂导演要拍《小兵张嘎》,来挑演员。啊!当电影演员,那是多么光荣露脸的事啊!教室里立刻炸了锅,个个都恨自己刚才没好好表现一番,错过了机会。老师因势利导,说:稍安勿躁!当演员首先要学习好,好孩子才能当演员呐!同学们一听,立刻安静了下来,好像个个都能当电影明星似的,想来真是可笑。

    那个年代,上下学基本都是自己步行。很少家长接送上下学的情形。为保证安全,放学后老师按我们家住的方向,要求我们排好路队回家,还民主选举了路队长。我曾光荣地被选举为西路的路队长。在回家的路上,率领着一队同学,喊着一、二、一,对步伐错误的同学还要进行纠正,颇有些自豪感。

    19656月底,我从母校毕业。那个年代小升初是要经过考试,填报志愿的。考试只考语文、数学两门。语文是写一篇命题作文,我们戏称一文定终身。我现在仍清楚地记得作文的考试题目叫《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前进》。我至今都不明白,是哪位先生出了这么一个大而空的题目让小学生写?反正看到这个题目我彻底崩溃了,原本作文成绩不错的我,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只考了第三志愿的中学。从此我告别了友谊小学。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回到沙窝,真有些恍若隔世。沙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何故,母校已不复存在。教学楼已改做他用,变成了一家餐馆。每每路过此,不免生发几分伤感。但看到周围高楼林立,低矮杂乱的沙窝村平房区已变成今日家园小区,培英小学宏伟壮观气派,心中又平添几多感慨!

    我怀念母校,那是我人生受教育的第一站,那是我人生启航的地方。我怀念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如这些人还健在,老师们已近80,同学们也都是“60(岁)后了,老师、同学,你们可安好?

    友谊小学,你一直在我的记忆里!

  

来源: 北京晚报     20161022      

.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夕照寺街东玖大厦B座8层 邮政编码:100061 交通路线图
北京九州正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作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