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网站地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网站信息查询
 
 
 
学校资料报送 年鉴资料报送
修志材料报送 丛刊约稿
王国维:中国近代教育的先行者
点击次数: 作者: 徐旭晟

王国维:中国近代教育的先行者

1916年,王国维(左)与罗振玉在日本合影

王国维:中国近代教育的先行者
 

1926年,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第一届研究生毕业合影,前排右起第六人为王国维

王国维:中国近代教育的先行者
 

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执教期间的王国维

 

王国维(1878-1927),字静安,号礼堂、观堂等,浙江海宁人。他对中国近代学术的多个领域皆具筚路之功。同时,他也是中国近代教育的开创者之一。

1897年,初抵上海《时务报》馆的青年王国维,在维新思潮的影响下,提出了在海宁筹办师范学堂和小学堂的构想,并将具体方案告诉好友,希望转达海宁知州,可惜最终未能付诸实践。维新变法失败后,在家养病的他致函汪康年,认为教育是今后中国的“第一要著”,其早年教育救国思想可见一斑。

1901年, 王国维应罗振玉之邀,先后执教于武昌湖北农务学堂、上海南洋公学东文学堂。次年,张謇创办我国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学校。王国维经罗振玉介绍,于1903年初前往任教。1904年秋,他又随罗振玉赴江苏师范学堂任教。在此之前,王国维已遍读西方哲学、心理学著作,尤其对西方哲学有了深刻的研究。因此,在师范学校他主讲授西方哲学、心理等、伦理学、社会学等课程,王国维还为此编译了相关教材,而当时能较为系统地将西方哲学介绍到中国尚寥寥无几。

虽然王国维在这些学校任期短暂,教育成果并不显著,但这一时期他的教育理论成果十分丰硕。1901年5月,罗振玉在上海创办《教育世界》,这是我国最早的教育专业杂志,主要翻译东西方各国教育学制、学规。王国维则在授课之余为《教育世界》编译大量文章。该刊创刊不久,便全文连载他所翻译日人立花铣三郎的《教育学》,这是我国第一部国外教育理论译著,他还专门在《教育世界》中开辟“教育小言”专栏,针对中国教育现状与改革发表不少独到见解与批评,如他很早就指出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是当时中国所急需的,并指出教育学理(理论)和教育行政(管理)研究在国内的匮乏。随着王国维教育学著述的日渐丰富,他的教育理论、思想渐成体系。他认为教育学是哲学的产物,所以尤为注重教育人格的完善与人的全面发展,他在《论教育之宗旨》一文中首次提出教育宗旨为身育与心育,后者又可分智育、德育、美育的观点,较之日后梁启超与蔡元培所提出类似的教育理论要早了十多年。1905年前后,他著《教育学》一书作为江苏师范学堂教材,书中系统论述教育的定义、教育目的、教育人类学和教育方法学等,可以视作王国维教育理论体系的完善。

1904年,清政府颁行《奏定学堂章程》,史称“癸卯学制”,标志着中国教育近代化的开启。而王国维此前理论工作无疑使他成为了中国教育近代化的先行者之一。

1907 年,经学部参事罗振玉推荐,王国维入清政府学部图书编译局,该局主要负责编译教材,王国维为人沉默寡言,时任局长袁嘉谷在王氏去世后追忆,三年共事,王国维话语不满百言,只顾埋头编书,他甚至主动请辞兼任总务司行走这一颇有前途的职务。几年下来, 编译了近百万字书稿。同时,他还为学堂暑假歌作词,一时传唱于学子之间。辛亥革命后,王国维随罗振玉东渡日本。1916年归国后,迫于生计,在上海为犹太商人哈同主编《学术丛编》,后担任哈同开设的仓圣明智大学教授。

1922 年,经蔡元培、马衡等人的再三邀请,王国维受聘于北京大学,仅任北大研究所国学门通信导师。尽管如此,王国维仍恪尽职守,他不仅致函国学门主任沈兼士,商讨设计研究课题,还积极函授指导学生。

1925 年,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成立,聘请梁启超、王国维等为教授。此时王国维任逊清王室“南书房行走”一职,身为“帝师”的他对受聘一事颇多顾虑,后由胡适请溥仪下旨令他就聘,王国维才同意接受。清华学校原拟请他任研究院院长,但被他婉拒了。在国学研究院筹建过程中,他与梁启超等讨论研究院入学考试命题;拟定录取标准;制定规章制度;采购图书等问题,为此他出力不少。在招生过程中,王国维与梁启超等以笔试和面试的形式为学院招募了第一届学生,并给那些错过考试的学生以补考的机会。

晚年执教北大与清华国学研究院的经历,使王国维早年的教育理论得以真正实践。王国维早年的专著《教育学》中指出教育目的要“依一个人之天禀而斟酌”,又不可过于拘泥于天赋,要因人而异。因此任北大通讯导师时,王国维函授学生何之兼等五人连绵字研究,考虑对方是本科生,对于资料出处、研究方法、研究步骤都作了具体指导。而在国学研究院指导姜亮夫、姚名达等人完成论文时,王国维则因学生有一定基础,均让学生自行选题,而更注重于研究方法的启发。同时对学生也关怀备至,他还参加师生联谊会,表演诗歌朗诵,这对于性格沉默的他而言实属不易。晚年的王国维对于教学一丝不苟,在他自沉的前一日,仍不忘将学生期末试卷批改完毕。

晚年的教育生涯,使王国维不仅为中国近现代学术界培养了一大批人才。而且他开辟的研究领域与引进西方科学的研究方法更得到了继承与发扬,对近现代中国学术发展起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徐旭晟撰文)

作者介绍:

王国维:中国近代教育的先行者
 

徐旭晟,1983年生于上海,2005年获上海师范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2006年入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2009年获历史学硕士学位。现攻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主要从事史学史、历史文献学及近代学术史研究。在读期间协助并参与《王国维全集》编写工作。

同题问答:

 

网易教育:百年来中国称得上“教育大师”的人并不多,请问怎样的人可以称为“教育大师”?

徐旭晟:中国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型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涌现出一批对中国近代教育改革深具影响的学人,其中有早期致力于引进西方教育理念、教育体制的学者,积极倡导中国教育改革,逐渐提出并完善了适合当时中国教育改革的教育思想和理论,如王国维等,他们是近现代教育理论改革的先行者。其后更多的学者学人如蔡元培、陶行知将教育理论、思想付诸教育实践。虽然由于各种原因,前者在教育实践方面的成果虽不显著,但是他们的教育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刻影响,与教育改革实践者们一样,对中国近代教育的发展功不可没,堪称“教育大师”。

网易教育:王国维提出的教育思想,核心理念是什么?

徐旭晟:王国维早年深受叔本华、康德哲学影响,认为教育学是哲学的产物,由此他在1903年《论教育之宗旨》一文中最早提出教育宗旨为身育与心育,心育又可分智育、德育、美育的观点,最终达到真善美的人格与智力的全面发展。1905年前后所著的《教育学》一书中,王国维将其教育思想系统化,认为教育是“成人欲未成人之完全发育而所施之有意义之动作”,将施教者与受教者的范围扩大,指出教育非仅限于学校。教育的目的应适合本国国体、历史,培养适于国体的国民为目的,同时应因材施教。在教育方法上,王国维完善了之前的理论,认为体育、德育与智育应循序渐进,达到相互统一。

网易教育:这些理念,对当今中国教育有怎样的参照意义?

徐旭晟:王国维由哲学引入,更为关注教育中人的全面发展,这无疑是对当下“以人为本”的思想的最好借鉴。其次,他所提出的教育范围的扩大、因材施教等观点对今天中国教育改革仍具启发意义,也是教育发展中永远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

网易教育:您认为,中国教育改革最应该关注什么问题?

徐旭晟:近几年中国教育体制改革问题备受关注,但是怎么改,从何入手也成为了大家热议的重点。诚如王国维早年在《崇正讲舍碑记略》中指出学校教育的完善必须建立在“教育系统之完全无缺”的基础上,他指出初等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环环相扣。因此我认为,教育体制改革应从基础教育为切入点,由中小学教育改革逐渐深入到高等教育。

网易教育:您理想的中国教育制度应该是什么样子?

徐旭晟:中国应该拥有适合自身国情的教育制度,此前我们十分关注所谓的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的讨论,应试教育源于中国科举制,后备受近代西方学者美誉,并逐渐被近代西方近代民主政治文明吸取改进。所以只有适应本国需要的教育制度,才是最为理想的教育制度。

王国维简介:

 

王国维(1877年—1927年),字伯隅、静安,号观堂、永观,汉族,浙江海宁盐官镇人。清末秀才。我国近现代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古文字、考古学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学术巨子,国学大师。

王国维语录:

 

1、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2、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3、教育之宗旨何在,在使人为完全之人物而已。何谓完全之人物?谓人之能力无不发达且调和是也。人之能力分为内外二者:一曰身体之能力,一曰精神之能力。发达其身体而萎缩其精神,或发达其精神而罢敝其身体,皆非所谓完全者也。完全之人物,精神与身体必不可不为调和之发达。

4、完全之人物不可不备其真美善之三德,欲达此理想,于是教育之事起。教育之事亦可分为三部:智育、德育(即意志)、美育(即情育)是也。

5、人苟欲为完全之人物,不可无内界后外界之知识,而知识之程度之广狭,应时地不同。……知识又分为理论与实际二种,溯其发达之次序,则实际之知识常先于理论之知识,然理论之知识发达后,又为实际之知识之根本也。……理论之识乃人人天性上所要求者,实际上知识则所以供社会之要求,而维持一生之生活;故知识之教育,实必不可缺者也。

王国维年谱:

 

1901年在罗振玉资助下赴日本留学。

1902年王国维因病从日本归国。后又在罗振玉推荐下执教于南通、江苏师范学校,讲授哲学、心理学、伦理学等,复埋头文学研究,开始其“独学”阶段。

1906年随罗振玉入京,任清政府学部总务司行走、图书馆编译、名词馆协韵等。其间,著《人间词话》、《宋元戏曲史》等名著。

1911年辛亥革命后,王国维携生平著述62种。(收入其《遗书》的有42种,以《观堂集林》最为著名。) 眷随儿女亲家罗振玉逃居日本京都。

1916年,应上海著名犹太富商哈同之聘,返沪任仓圣明智大学教授,并继续从事甲骨文、考古学研究。

 

1922年受聘北京大学国学门通讯导师。翌年,由蒙古贵族、大学士升允举荐,与罗振玉、杨宗羲、袁励准等应召任清逊帝溥仪“南书房行走”,食五品禄。

1924,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王国维引为奇耻大辱,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清遗老相约投金水河殉清,因阻于家人而未果。

1925年,王国维受聘任清华研究院导师,教授古史新证、尚书、说文等,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李济被称为“五星聚奎”的清华五大导师,桃李门生、私淑弟子遍充几代中国史学界。

1927年6月,国民革命军北上时,王国维留下“经此世变,义地再辱”的遗书,投颐和园昆明湖自尽。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作者:徐旭晟)

.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夕照寺街东玖大厦B座8层 邮政编码:100061 交通路线图
北京九州正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作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