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网站地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网站信息查询
 
 
 
学校资料报送 年鉴资料报送
修志材料报送 丛刊约稿
小县城走出北大“三沈”
点击次数: 作者: 胡毅 李念

 

  矗立在汉阴县城凤凰广场上的沈氏三贤雕塑。

  启功盛赞沈氏三贤“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金秋时节,硕果飘香。迎着徐徐飘来的稻香,记者前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及著名教育家、书法家“三沈”故里——汉阴,在这里,寻找着大师的足迹。

  祖孙三代在陕生活40年

  “三沈”即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三兄弟,“三沈”昆仲少年立志,勤学苦读,弱冠之后,游学中外,学贯古今,成为我国“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和享誉国际的文化大师。

  “在上海,但凡学过点书法,或对书法感兴趣的,几乎没有不知道沈尹默这个名字的。沈尹默的书法在上海以及周边地区的影响之广泛与深入,使得人们一直有这样一个错觉,认为沈尹默就是出生在江浙一带的书法家。”“三沈”文化研究专家、汉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涛在向记者介绍沈氏三兄弟时,如数家珍,自豪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说,沈尹默的夫人褚保权在《沈尹默与中共领导人的交往》一文中提到:“1959年,沈尹默在北京参加第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和政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期间,毛主席接见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和沈尹默一见面就亲切握手,称赞沈尹默说:‘您工作的很有成绩,人民感谢您。’还说,‘听您的口音,不像浙江话。’沈尹默回答说:‘早年生活在陕南。’”

  尽管有新中国文化巨匠、新文化运动先驱、北大著名教授、中国文学大师等诸多称号的沈士远、沈尹默和沈兼士三兄弟生前一直以“浙江吴兴”人自称,但安康的沈家还是愿意把他们看做汉阴本地人。毕竟,连同沈氏三兄弟算起,他们一家有三代人在汉阴生活过。

  因为这个误解,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民国时期立业于北京大学,为中国现代教育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沈氏三兄弟一直被认为是浙江吴兴人。而“三沈”昆仲同在汉阴出生长大,并且其祖孙三代人在陕西生活了40年的重要史实却鲜为人知,几乎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兄弟姊妹俱能吟诗填词

  汉阴,因汉水而得名,是一座唐宋古城。明清时城内文庙、社学、钟楼、祖师殿和各省会馆等一应俱全,直至清末仍是我省城郭比较完整的古老县城之一。

  汉阴虽地处北方,却四季分明,土肥民殷,物产丰饶,春麦秋稻,一年两熟,民风淳朴,崇德尚文。由于战乱、灾荒和瘟疫,汉阴土著居民所剩无几,明清两代南北各地的移民占汉阴人口绝大多数,使其在建筑风格、饮食文化、语言称呼等方面,无不显示出兼具南北的特点。民众朴实节俭,其人文禀赋“既含北方之粗犷豪爽,更兼南方之钟毓灵秀”。

  “沈家是一个充满中国传统翰墨书香的家庭,沈尹默的兄弟姊妹和他的母亲俱能吟诗填词,写一手好字。兄妹虽多,但彼此相处融洽。他们在汉阴读书习字,赋诗作文。课余之时,或登文峰塔远眺百里山川,或访庙宇碑楼寄情于山水。每当春秋佳日,兄弟姊妹,或翻凤凰山过汉江,前往定远(今镇巴)同游,或越秦岭沿子午古道至西安造访师友。”汉阴县文广局副局长张龙斌在“三沈”纪念馆向记者讲道:“沈氏三兄弟离开陕南后,虽再未回过汉阴,但沈尹默晚年在回忆自己生平时曾这样写道:‘定远原是僻邑,而官廨后园依城为墙,内有池亭花木,登高远望,则山野在目,河流湍急有声,境实静寂。每当课余,即往游览,徘徊不能去。春秋佳日,别无朋好可与往还,只同兄弟姊妹聚集,学作韵语,篇成呈请父亲,为评定甲乙。’山城既多暇,况富少年情,理乱怀未营,举家歌太平,记录的正是陕南的童年生活。”

  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陕南厚重的人文环境造就了其沉稳的个性,包容万象的学养。老人家一生不仅保留了在汉阴养成的生活习惯,甚至到老也未改浓重的陕南乡音。他自己对陕南时期的生活有过这样的评价:“山居生活,印象至深,几乎规定了我一生的性格。”

  北大“三沈”一说的由来

  1913年2月,沈尹默应邀到北大预科教中国历史,第二年任国文系教授兼国文门研究所主任,教授汉魏六朝诗文,自此一直在北大任教16年。其弟沈兼士和兄长沈士远亦先后到北大任教。沈兼士创办北大国学门研究所,任主任,讲授文字学、《说文解字》等课程,后任北大文学院院长、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兼文科研究所主任、代理校长等职。沈士远任北大预科教授、庶务部主任,讲授《国学概要》。“三沈”各有所长,名重京师,于是便有了北大“三沈”之说。

  鲁迅夫人许广平在《鲁迅和青年们》一文中写道:“我初到北平时,即听朋友说:‘北平文化界之权威,以三沈二周(周树人、周作人)二马(马幼渔、马衡)为最著名。’”“吴兴三沈,都是民初赫赫有大名的学者。”当时人们都以“大先生”、“二先生”、“三先生”称呼他们。

  据相关资料记载,“三沈”为人处世极其低调,在世时很少言及身世。陕南少数有心人士以往也仅仅知道沈尹默生长于汉阴,其他也难以知晓。而“三沈”兄弟同在汉阴出生长大,并且其祖孙三代人在陕西生活了40年的重要史实更是鲜为人知。


  由“三沈”故居改建的纪念馆。

  纪念馆里的“三沈”照片。
陕南的青山绿水是“三沈”昆仲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摇篮,他们也为当地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近年来,专家学者对“三沈”的研究成果也层出不穷,“三沈”也成为陕南的重要文化品牌。

  考证出来的“三沈”故居

  据考证,现在汉阴县城民主街颇具江南民居风格的111号大院,即是“三沈”在汉阴的故居。陪同记者采访的汉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涛虽在政府部门工作,但却一直致力于“三沈”文化的挖掘和研究,曾有20多篇研究论文和调查报告先后在《陕西日报》《文汇报》等相关报刊刊发,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他曾去信请教该宅原住户汪浩然先生,汪先生说不记得该宅院在他家迁居之前是否住过沈氏人家。倒是该宅院西厢房门楣上所刻“宽厚”二字(据屋主人说,已拆的东厢房曾刻有“平和”二字)仍依稀可见,很有几分尹默遵从的二王书风。

  回忆往事,王涛百感交集。他说,县上当时决定要建“三沈”纪念馆,可是没有合适的地点,有关专家和县领导找遍全城,终于选定了这座经历200多年风雨的宅院(原汉阴书院和江南会馆)。于是,他们请来了陕西省古建筑设计院的专家,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实地勘察,义务绘制设计,修建了这座由“三沈”世交、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题写馆名的“汉阴沈氏士远尹默兼士三贤纪念馆”。

  据介绍,沈尹默的祖父、父亲都擅长书法,也喜爱收藏些古书、字帖。从目前已查阅史料看,他的祖父1867年随左宗棠自京入陕,赴陕南任职将家室安居汉阴。他的父亲沈祖颐1875年起在陕南兴安府(今安康市)所属汉阴等厅、县任职18年,后任汉中府定远厅同知10年。任内兴学育才,为官清廉,造福一方,颇有口碑。1903年沈父沈祖颐在任内去世,“三沈”举家迁离汉阴移居西安,1907年返居吴兴、杭州,“三沈”三代人在陕西整整生活40年,其中在陕南生活了37年。

  走向世界的“三沈”品牌

  2004年9月25日,汉阴“三沈纪念馆”在有关专家学者以及“三沈”亲属和社会各界的注目中正式落成开馆。汉阴县有关领导表示,“三沈”昆仲留下的精神文化遗产不仅是汉阴的,也是中国和世界的。我们有责任把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保护好,挖掘好,整理好,弘扬好,使其成为汉阴乃至安康的资源优势、形象优势和经济优势。

  据悉,自汉阴 “三沈纪念馆”开馆以来,特别是由北京大学、故宫博物院、中国书法家协会、安康学院和汉阴县委、县政府等主办沈尹默书法精品展、沈兼士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等系列文化活动后,引起海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原北大党委纪委书记闵开德教授曾评价说:“这一系列文化活动的成功举办,标志着陕西省、安康市和汉阴县的领导敏锐洞察到汉阴的地方文化优势,成功地打出了‘三沈’这张文化牌,越来越多的世界目光已经关注到了陕西汉阴,汉阴也依托文化与经济互相促进赢得新的发展。”

  “三沈”体现出的文化传统

  西安美院教授、著名油画家谌北新先生说:“现在很多研究者不清楚‘三沈’的学问是从哪里来的,‘三沈’的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大课题。其实,‘三沈’的学问、思想、为人、性格乃至衣着习惯等等都是从汉阴来的,是汉水文化养育出来的,是严格的家教熏陶出来的,是多年的‘童子功’练出来的。我们应研究弘扬汉水文化,传承民族优秀文化传统。”

  “‘三沈’为安康的莘莘学子树立了可效法的榜样,虽地处秦岭、巴山的包围之中,但安康人并不缺乏智慧与灵气,这里同样能走出‘大师级’的文化巨子。同时,‘三沈’成才的历程,也为安康人提供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只有突破山地文化意识,放眼看世界,接受世界大潮和时代新潮的洗礼,才会有更大气魄、更大作为。”安康学院中文系教授戴承元说。

  著名学者肖云儒认为,文化积淀与文化形象是一个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最基础、最全面、最先导的条件。在一定程度上文化力代表一个地区的软实力,文化形象常常是最重要的投资环境。“三沈”研究应该是安康文化建设发展的有机构成部分,也应成为安康透视外在世界的窗口。目前,汉阴县正积极建设以“三沈纪念馆” 为代表的系列文化工程,使其逐步成为对广大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素质教育和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教育的重要基地,成为凝聚人心、鼓舞士气、引领开发、推动开放、加快发展的先导工程,成为全县人民陶冶情操、移风易俗、同心同德的精神支柱,使汉阴秀美山川和文化名人交相辉映,全面提升经济社会发展综合竞争实力。

  文/图 记者 胡毅 李念

来源:西安晚报 2012年10月8日

.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夕照寺街东玖大厦B座8层 邮政编码:100061 交通路线图
北京九州正元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作并维护